来自 社会 2020-05-23 08:13 的文章

清华大学新传学院本科改革引热议有现实之问更有专业思索

“学校反复研究、慎重决策,决定大幅度扩大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规模,今后学院的人才培养主要在研究生层次进行。”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5月14日在新闻与传播学院全体教职工会议会议上的一番话,引发社会关注,并带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从2020年起将取消本科招生”的传闻。后经多家媒体报道证实,从今年起,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将停止从高中毕业生中招收本科学生,并澄清了“取消本科招生”的误读,而是以日新书院形式培养,未来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课程将融合入日新书院

改革一石激起千层浪。5月16日,人民网传媒频道曾采访十余位学界专家,刊发报道《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教育改革 听听学界专家怎么说》。目前,学界和业界关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教育改革的热议还在持续,这些讨论中,既有对进行改革的现实发问,更有关于新闻传播教育改革以及新闻人才培养的思索。今天传媒频道推出第二篇报道,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院长张明新,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黄合水,四川外国语大学教务处处长、新闻传播学院原院长严功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教授孙 旭培,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原院长孙瑞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静,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原新闻系系主任蔡惠福等学界专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质疑:原有人才培养体系不能满足现实需求?

“书院制”教育下新闻传播学科的特质何在?

对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教育的改革,常务副院长陈昌凤透露,“学院按照学校的部署,正在顺应调整,计划顺势而为。”

清华大学的改革,对于国内其他高校的新闻院系,将会带来何种影响?张明新觉得,“这次改革可能会在观念上对于其他大学的人才培养模式有一定的冲击与启发,但是目前在行动方面,暂时应该不会有较大影响。”他认为,清华大学的改革有自身的合理性和行动逻辑,教育界和业界对其改革成效也充满了期待,但这种改革措施,未必适合其他高校的新闻传播院系。

任何的改革,总会伴随着肯定、期待,但也会引发疑问甚至质疑,清华大学此番改革也不例外。

黄合水指出,新闻传播教育的具体功能应该是培养适用于实践的专业人才。他对清华新传学院的改革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是不是意味着原有的新闻传播学院人才培养体系已经不能满足现实的人才需求呢?如果的确是这样,那么问题在哪里呢?”他还认为,高等教育最为重要的基本功能之一就是对人的塑造,“此次清华教改有助于这一功能的实现吗?若有,是体现在书院吗?那么学院不能胜任的原因又在哪里呢?”

黄合水曾经提出过“教育度闲论”的观点,即教育有一个重要功能是帮助青少年度过闲暇时光,并在“度闲”中掌握生存本领。书院制是否能使学生“度闲”更充实?当下新闻传播教育所传授的基本知识、技能又需要用多少年的时间来传授比较合适?黄合水认为,当下新传的人才培养体系值得检讨,本科阶段和研究生阶段传授的知识技能是否重复?若传授相关技能不需太长时间,那么是设置在研究生阶段合适,还是放在本专科阶段更合适?

作为教师,黄合水还提到了未来或会发生的骨牌效应:“居安思危也好,存亡齿寒也罢,取消本科会不会导致新闻传播的教师转行乃至失业?新传学界应当如何应对这一现象可能带来的新变化?”

日新书院是清华大学新设立的五个书院之一,负责历史学类、哲学类、中国语言文学类(古文字学方向)的人才培养。

“新闻教学决不能就新闻学新闻,而要跳出新闻学新闻。”蔡惠福呼吁,好记者好编辑一定要有丰厚的文史哲经法知识,还要有思想。蔡惠福还从自己的经历出发,强调一定要多实践,“会‘写’的人一般不是‘教出来的,而是自个儿‘练出来的,‘悟出来的。新闻系的学生,将来要靠‘写立身,必须去练,要天天读、天天想、天天写。

从“学院制”到“书院制”,“书院制的教育,文史哲有了,新闻传播学科的特质全无”,严功军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他看来,新闻传播学科的气质是开放包容,具有问题意识、社会敏锐度,且责任使命意识强,相关人才具备很强的观察力、思考力、判断力、执行力。当前媒介化社会使得新闻传播学科既可能是交往革命的问题,也可能是根本的社会治理问题,这都说明兼具人文和社会科学的本学科的重要性。“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总体就是正确的。如果片面追求理想化的改革,等于自断经脉。以史为鉴,以今之势,回归文史哲很重要,学科特质的保护更重要。二者如何结合,改革永远在路上!”

思索:新闻传播教育改革的方向不可迷失

亟需培养适应融媒体发展的优秀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