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20-04-15 15:32 的文章

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迈大步

  我国经济结构性矛盾的根源是要素配置扭曲,要彻底解决问题,根本途径是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外公布。

  “这是党中央、国务院第一次对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进行总体部署,明确要素市场制度建设的方向和重点改革任务,对于形成生产要素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的机制,提高要素质量和配置效率,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有重大意义。”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

  坚持问题导向,瞄准各类要素市场存在的突出矛盾和薄弱环节

  目前,我国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经由原来的97%以上由政府定价,转变为97%以上由市场定价。要素市场建设和改革也取得重要进展,资本、土地、劳动力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市场配置要素资源的能力明显增强。2019年,银行间债券市场成交量达218万亿元,A股总市值达59.29万亿元,土地出让面积和金额分别达22.58万公顷、6.98万亿元,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全国技术合同成交额达到2万多亿元。

  但是,同商品市场相比,要素市场发育还不充分,存在市场决定要素配置范围有限、要素流动存在体制机制障碍、要素价格传导机制不畅等问题。这影响了市场对资源配置决定性作用的发挥,成为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的一个突出短板。

  “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是解决我国经济结构性矛盾、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途径。要素配置的扭曲具有很强的传导性和扩散性,由此造成一系列经济结构性矛盾和问题。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制约全局深层次矛盾的重要突破口,对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具有重要意义。”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从破除无效供给来看,过剩产能特别是“僵尸企业”是要素配置扭曲的集中反映,要推动“僵尸企业”出清,就要加快形成市场决定要素配置的机制,释放错配的资源,这就要求建立要素初始配置的纠正机制,促进要素合理流动。

  从培育新动能角度来看,要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就要建立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的机制,以市场价格引导资源配置,使得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等现代生产要素,能够从低质低效领域向优质高效领域流动,提高要素宏观配置效率,共同支撑实体经济发展,形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

  “《意见》坚持问题导向,从实际出发,瞄准各类要素市场存在的突出矛盾和薄弱环节,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改革思路和具体举措。”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也认为,我国不同要素的市场化程度差异较大,推进市场化面临的矛盾和问题也各有不同。《意见》坚持问题导向,根据不同要素属性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提出分类推进改革的举措,使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更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提出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个要素领域的改革方向

  《意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分类提出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个要素领域的改革方向和具体举措,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

  土地要素方面,着力增强土地管理灵活性。建立健全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不仅将灵活产业用地方式,探索增加混合产业用地供给,还将灵活土地计划指标管理,城乡建设用地供应指标使用应更多由省级政府负责,探索建立全国性的建设用地、补充耕地指标跨区域交易机制。

  劳动力要素部分,着力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一是畅通落户渠道。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二是畅通职称评审渠道。完善职称评审制度,以职业能力为核心制定职业标准,畅通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自由职业专业技术人员职称申报渠道,推进社会化职称评审。

  “近些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大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发展,各种生产要素向这些区域集中,推动提升城市聚集效应,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可以预见,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我们经常讲到的转型升级、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动能等,大部分会出现在这些区域。这就要求打通城乡之间人员、资金、技术、土地等要素的双向流动通道,重点是加快城乡接合部的农村集体土地制度改革。”刘世锦说。